位置:首页 > 招商加盟 >

如何改变“刺激的胶皮味,闻久了就习惯了”?

作者: | 发布时间:2019-01-06 22

  山东某工程机械有限公司喷涂车间的31岁工人孟女士,工龄10年,因接触石英粉尘导致三期尘肺,完全丧失了劳动能力。

  针对女性职业病,中国疾控中心职业卫生所妇女健康研究室主任俞文兰研究员向《工人日报》记者表示,我国女性职业病报告的数据可能只是冰山一角,现实情况是大批女工在工作场所接触有毒有害因素,面临严重的职业健康风险。

  中西部地区应重点监控

  目前,女工职业病主要病种为尘肺病(棉尘病、石棉肺)、职业性眼病(TNT 所致职业性白内障)、职业性皮肤病 、慢性职业中毒(苯、汞中毒)、急性职业中毒、传染病(布病)、职业性耳鼻喉口腔疾病、物理因素所致职业病、其他呼吸系统疾病。

  从职业病的统计数据来看,目前存在漏报和瞒报等情况,一是因为接触有害因素的企业与岗位登记不全,二是接触有害因素的职工接受体检的人数只占一部分,职业健康监护总体上还是一笔糊涂账。

  总体来说,在检出率方面,男性工人的尘肺病、噪声聋检出率高于女性,女性工人的苯中毒检出率高于男性。女性石棉肺患者诊断年龄和接害工龄低于男性,表明女性可能更易受到职业性伤害。

  粉尘导致的尘肺病是我国主要的职业病,由于女性较多从业私营部门和小型企业,流动性大,职业健康监护率低,女性尘肺病的诊断率可能更低;近年来,噪声所致的噪声聋诊断率有所上升,但噪声对女性生殖健康和心理健康的影响还未引起人们足够的重视;职业性皮肤病是我国女性主要的职业损害之一,但由于目前缺乏规范培训的职业性皮肤病诊断医师,大多没有被诊断。

  并且,由于东部地区产业升级,存在严重职业病危害的企业迁往中西部地区,因此未来中西部地区应该是职业病发病重点监控的地区。

  多发生于中小企业

  数据显示,女工职业病病例涉及20多个行业,主要集中在轻纺、化工、机械、建筑和医药等劳动密集型企业。在纺织行业,女工职业病较为集中的病种是棉尘病、噪声聋,而在电子行业和制鞋行业,则主要为有机溶剂中毒。并且,这些行业的工作存在一定共同点,即技术含量较低,工作时间较长,简单重复操作、工作环境条件差,工资收入低等,职工缺乏应有的劳动保障。

  俞文兰表示,发现女工职业病的用人单位以中小企业,私营企业为主,调查发现,大约一半女工在工作场所接触有害因素,三成以上女工接触两种以上有害因素。私营企业和小型企业,是女工保护的重点和难点。

  18岁死者赵女士,在一家电子工厂的包装车间工作,进场前卫生院体检肝功能正常,进厂一个月后全身出现红色小肿块,最终被解放军302医院初步诊断为中毒性过敏性肝炎、过敏性皮炎,协和医院诊断为重症多型红斑、肝衰竭,回老家后死亡。同在一个工厂打工的17岁王女士,皮肤症状、发热、咳嗽,肝功能异常入院治疗。

  而在地区分布上,职业病也存在着一定的地区差异:西部地区以职业性眼病、生物因素所致的职业病较为多见,东部地区以广东为例,有机溶剂中毒是主要的职业病,正己烷等毒物引起的职业病危害是广东省女工保护的重点;慢性中毒以苯、正己烷、铅及其化学物为主,其次急性中毒有二甲基甲酰胺、二氯乙烷、三氯甲烷、三氯乙烯等有机溶剂;职业性肿瘤、职业性皮肤病、职业性耳鼻喉口腔疾病、物理因素所致职业病等也有发生。

  对家庭影响大

  “女工随配偶男工一起外出,在同一个工作场所打工者常见,因此夫妻同患职业病的案例多见,结果导致全家失去收入来源,再加上治病支出,最终因病致贫。另外,女性往往是家庭的主要照护者,女性得病,对于家庭和子女影响更大。”俞文兰说。

  令人忧心的是,因为女工有生育需要,一旦接触某些有生殖毒性的重金属、有机溶剂等导致职业病,如苯中毒、铅中毒等,这些职业病会危及女性的生殖系统,可能会影响到下一代的健康,导致无法生育或子女健康不良。

  以铅中毒为例,铅在工业领域广泛存在,铅能够造成一系列生理、生化指标的变化,影响中枢和外周神经系统、心血管系统、生殖系统、免疫系统的功能,引起胃肠道、 肝肾和脑的疾病。孕妇和儿童尤其容易受铅的影响,铅中毒使得儿童的智力、学习能力、感知理解能力下降,注意力不集中、多动、易冲动,并造成语言学习的障碍。

  当然,这并不意味着男工职业病不会影响到家庭,有的男工在工作场所接触有毒物质后,可能随衣物带回家中,导致在家的配偶和子女健康损害。

  倡导工作场所健康文化

  “刚到车间时的确能闻到很刺激的气味,胶皮味,但是闻久了就习惯了,为了赚钱,也没有人敢去找老板理论,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防护。”曾经在一家制鞋厂打工的女工告诉记者,她和工友们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可能受到伤害,也缺少劳动保护意识感和职业病相关知识。

  有参与职业病鉴定工作的医生坦言,在工作中,甚至出现了职业病人主动要求不被鉴定为职业病的情况,因为一旦被鉴定为职业病,病人可能会失去这份工作,并且难以再从事相关工作,例如女工在纺织行业患噪声聋等。即便可能从企业得到赔偿,但赔偿所得无法弥补失去工作所失。

  俞文兰认为,职业病的根源问题是意识与认识的问题,是工作场所健康文化的问题。应对女性职业病要从源头上预防控制职业危害,主动改善工作环境条件,抓住重点人群和重点健康问题,加强重点地区、重点行业、重点人群(流动女工)的职业健康保护,加强社会心理因素、职业性肌肉骨骼疾病、职业疲劳及慢性健康问题的研究与干预。

  今年,亚太经合组织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召开了性别智慧工作场所研讨会,其中五个核心概念中,就包括了工作场所健康和安全。俞文兰表示,应当创建保护工作场所女性健康的企业文化,依法将女职工劳动保护纳入企业发展战略,并且为女职工创造健康、安全的工作环境与条件,提供工作场所健康咨询和服务,以保护女工自身以及下一代的身心健康。与此同时,还要帮助女性平衡工作和家庭之间的矛盾冲突,全面提高女性职业健康素养水平。“没有健康就没有小康,没有女性健康就没有人类健康。”